<rt id="ri9lq"><menu id="ri9lq"><option id="ri9lq"></option></menu></rt>

    <rt id="ri9lq"><meter id="ri9lq"><option id="ri9lq"></option></meter></rt>
    <video id="ri9lq"><menuitem id="ri9lq"><strike id="ri9lq"></strike></menuitem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ri9lq"></source>
      <rp id="ri9lq"><menu id="ri9lq"><legend id="ri9lq"></legend></menu></rp>

      <cite id="ri9lq"><span id="ri9lq"><del id="ri9lq"></del></span></cite><strong id="ri9lq"><tbody id="ri9lq"><label id="ri9lq"></label></tbody></strong>
    1. <track id="ri9lq"></track>
    2. <cite id="ri9lq"><span id="ri9lq"><del id="ri9lq"></del></span></cite><acronym id="ri9lq"></acronym><b id="ri9lq"></b><tt id="ri9lq"><span id="ri9lq"><del id="ri9lq"></del></span></tt>

      <wbr id="ri9lq"><menuitem id="ri9lq"><option id="ri9lq"></option></menuitem></wbr>
    3. <wbr id="ri9lq"><menu id="ri9lq"></menu></wbr>

            您可信賴的工程病害診治專家

      產品服務
      /
      /
      從優秀到卓越一一觀音巖水電站氦氧混合氣潛水作業項目團隊記事
      dsdsds (145)

      從優秀到卓越一一觀音巖水電站氦氧混合氣潛水作業項目團隊記事

      dsdsds (145)
      技術能力

      我們承擔的工作任務往往是急難險重的攻堅任務,我們能夠下潛到水下120米,承受十幾個大氣壓的壓力去給大壩“診斷”、“開方”并“手術”。最厲害的是,大壩整個“手術”過程都還可以正常“工作”和“賺錢”,且不會對庫岸邊坡穩定和環境造成影響,不造成社會負面影響…

      ——HN SAFETY.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2019年6月18日11時55分 ,伴隨著潛水監督宋班長一聲“出水”指令,開式鐘徐徐上升出水。兩名潛水員熟練從容地走出開式鐘,岸上配合人員嫻熟地配合卸裝,鄒醫生早已備好水面減壓表在減壓艙門口等待多時……

       

      這樣的場景,我們在觀音巖已經重復了千余次。在旁觀者看來,我們的工作機械、重復,漫長的減壓過程單調、無聊,簡單的溝通都像“鴨子話”一樣難懂,好沒意思!但我不這么認為,因為,眾所周知“簡單的事情重復做”成就了海爾,何況我們所做的可真不是簡單的事情。從我們潛水員燦爛的笑容中總是帶著自信,清澈的眼睛總有種特有的堅毅眼神就可以知道,我們從事的工作它不簡單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我們承擔的工作任務往往是急難險重的攻堅任務,我們能夠下潛到水下120米,承受十幾個大氣壓的壓力去給大壩“診斷”、“開方”并“手術”。最厲害的是,大壩整個“手術”過程都還可以正常“工作”和“賺錢”,且不會對庫岸邊坡穩定和環境造成影響,不造成社會負面影響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潛水是一個小眾專業,潛水員群體數量并不大,能夠在這個水深熟練工作的潛水員更是鳳毛麟角、業內佼楚。水下作業的特殊性決定了每班潛水作業前設備、裝具檢查的微小疏忽就可能導致事故的發生,每班前技術交底遺漏細節就可能讓整個團隊大半天的付出白費。

       

      觀音巖水上作業平臺